“国家级保密工艺”是怎样炼成的
王东旭 来源: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 发稿时间:2019-08-06
0

东阿置邑,始见《春秋》,东依泰山,南临黄河。这里是著名诗人曹植的归根之地,也是中药瑰宝东阿阿胶的发源地。郦道元《水经注》载:东阿有井大如轮,深六七长,岁常煮胶以贡天府。便是对东阿熬胶最早的记载,我从小就生活在这山水之间,听着,看着,这座小城,那群人,与阿胶的故事。

1952年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成立,你们知道那年东阿阿胶的样子吗? 8个工人,16口大锅,再加一间不足百平米的陈旧厂房,就成立了东阿阿胶。那时的东阿阿胶一到冬天,16口大锅就燃起木炭,烟雾缭绕,整个小县城都洋溢着淡淡的胶香,现在回忆起来,那都是再温暖不过的事情。

可是再温情的故事终归要落在实处,生产环境恶劣、施工效率低下等问题都困扰着创业初期的东阿阿胶。没有先进的技术人员,也没有开放资源众多的环境,东阿阿胶的发展被牢牢限制在一个企业的初级阶段。

“有问题,就想办法,路不都是摸索着走出来的吗?”东阿阿胶人面对困难有股与生俱来的拧劲儿。当时的东阿阿胶有一句很流行的口号“能想就能画,能画就能做!”

比如当时的厂里资金有限,水塔就索性盖得比较矮一些,这样自来水管子就可以直接接到锅里,工人就省去挑水的功夫。可是一忙起来大家却又常常忘记关水龙头,水就老溢出来。大家就琢磨着要是有一个自动的东西,能进行调节那该多好。可那时候不像现在没有电子元件什么的,大家就画了一个简单的结构图,弄一个浮桶,水往上,它也上升,就把水关死了。当时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生产用电不足,可那个年代整个东阿县都没有几根电线杆,花钱都找不到人做,于是我们就找厂里的几个大学生自己画图纸,然后让木工做了个木头的配电盘,然后骑上二八大杠的自行车车跑到几十里外的城里买来电线、电流表、电压表、互感器,像插收音机一样把它们插起来。这些东西现在你们可能觉得简单,当时的感觉那简直是神了。就这样东阿阿胶就在一座小城里,被那群人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起来。

但是问题总是接踵而至,其中最难解决的就是产能问题。那时候的东阿阿胶因为气温,湿度的限制,只能冬季熬炼制作。所以当时生产的东阿阿胶都是由政府按需配给,你想买斤东阿阿胶,都得找县政府县长批条子,要不根本买不到,可谓“一胶难求”。这可不行,东阿阿胶人想来想去,决定从增加胶块制作的时节入手,用人工的方式进行温度控制来制作。这一点很快就遭到了反对,为什么?太难了!每一块小小的阿胶都要经过压箱、瓦胶、倒箱、晾胶等几十道生产工序,生产时空气的湿度、车间的温度,都会经过严格的控制,有一点差池,原本平整,透亮的胶块就会变得皱皱巴巴,这就是阿胶制作工艺绵延中国2000多年,为什么非要冬季生产的原因。这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自然的法则、定律,其中有一些原因在当时连科学都解释不清楚。打开文献,长达2000多年的记载中,经没有一点记载东阿阿胶是在非冬季生产的经验。难道这一次东阿阿胶人还要打破这2000多年的定律吗?“能传承就要能创新!厚道、踏实不代表止步不前,祖师爷解决不了的问题,不代表我们解决了不了!”东阿阿胶人带着那股倔劲儿,有一次走上“简单却由艰难”的创新之路,很快问题可就来了,经过对胶块的层层把控及通过空调对室内温度的严格控制,同一批阿胶竟然有的平整、透亮、光滑,有的却弯曲、褶皱。这真是太奇怪了,明明各种指标一样,工艺一样怎么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呢?那时的东阿阿胶没有精密的检测仪器,没有的专家,有的只是一群小学、初中和少数几个大学生混杂的生产队伍,经过多次测试后,胶块的依然不稳定,那一夜东阿阿胶人失眠了。

那个时节恰逢东阿夏季,一场瓢泊大雨如期而至,这一天东阿阿胶人望着雨后的玻璃窗,忽然他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,同样是雨后的玻璃窗,同样是在太阳下,靠东边的水就散的快,西边就明显散的要慢,对!就这个这个原因——位置!

在生产中,由于空凋模拟气温并不像自然季节一样均衡,这就导致放在不同位置的阿胶就会出现不一样的反应。“那就一个个的检测,一定可以把规律找出来。”东阿阿胶人咬紧牙关,暗自下了决心,从那天起,你就总能看到那些守在熬胶锅旁的东阿阿胶人,有时太过疲惫,就在熬胶锅旁边睡一会。那时正值夏天,烈日炎炎,技术组有的大学生是女孩子,身体柔弱,可是在那些个日子里,没有一个人叫过苦,喊过怨,似乎每一个人都兴奋异常,恨不得把阿胶的问题一把给揪出来,

通过长达三年的测试和总结,东阿阿胶人终于找到了晾胶、切胶的最好时间和最好条件。1981年,东阿阿胶在阿胶制作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全年生产,产量连年翻。除了政府按需配给,东阿阿胶还把阿胶销到浙江、江苏、河北等地,这也是东阿阿胶真正开始实现“寿人济世”。东阿阿胶人把数年的记录和化验结果写成了两本书《阿胶生产工艺操作规程》和《阿胶生产岗位操作法》,这是我国第一次完整记录传统阿胶生产工艺,现在已被定为国家级保密工艺。

而现在的东阿阿胶,是唯一“国家胶类中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”,唯一阿胶行业国家标准制定引领者,产品质量超过国家标准二十余项,是国家级炼胶技艺传承人企业,是品牌价值达340.53亿元的中医药行业引领者。

我的父辈每逢在讲起这些过去时,幸福总是溢满他的眼睛。他说,那时每天的活儿不少,但过得很充实。大家都爱唱歌,下班回到家高兴的时候就会找出歌本儿来唱,厂里面也会给大家发橘子汁,那时没有电视也没有别的娱乐,一人一杯橘子汁就把一本歌本从头唱到尾,那时的日子很单调,但是很充实,也非常快乐。

我也会问他们,你们做阿胶,比国家质量标准都要高那么多,你们是图什么呢?你们当时是不是就有一个“寿人济世”的梦?

他们大笑,那时能有什么梦,一个老工人而已,只不过,是想把事情做的更好一点。

有人说中国的昨天是“雄关漫道真如铁”,而今天中国则取得了另世界瞩目的成绩,深刻影响着世界的格局。你们看到的东阿阿胶就是中国崛起的一个缩影,他们来自最平凡的生活,却有最强大的力量,他们是中国企业,像一把踏实,有力的臂膀推动着的中国梦的实现。

`
大发pk10官方-大发pk10代理网站